<em id="peoeiy710"><legend id="aauena896"></legend></em><th id="gdolef106"></th><font id="irzkyk771"></font>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iabsbg302"><blockquote id="wdjdyb186"><code id="clbpjc212"></code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"nqshrb127"></span><span id="crzllv887"></span><code id="etojak285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kbd id="vbwmxb079"><ol id="bwzsvg627"></ol><button id="pmrttw608"></button><legend id="wmbmmh569"></legend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sub id="ouuxbo531"><dl id="djkzgf540"><u id="hkgvug023"></u></dl><strong id="wkgree051"></stro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见证时间:2013年8月28日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叫王秀环,今年50岁,在中油宾馆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小的时候因为一次医疗事故伤到了坐骨神经,导致我腿部残疾。我工作以后一直都受到单位领导的照顾,并把我分配在电话总机班做话务员工作,这一干就是28年。2000年7月,我和一位新调来的班长发生了矛盾。我们之间的争执越来越多,虽然那时我也为这些烦恼的事祷告,但并没有真正的交托和安静地等候,而是借着我自己的小聪明和有限的力量和她争吵、辩论,甚至闹到上级领导那里。上级领导让我们重新选举班长。被推选的新班长可留在总机班,剩下的那个人就要离开,被调往新的工作岗位。在选举的过程中,群众选票我胜她一票,但由于科长投了她一票,科长的票数是一票顶两票的,所以我最终落选了。尽管我的业务能力是班组里数一数二的,但我仍然要离开那里。我被安排到了收银组,成为了一名收银员。这里的环境对我来说非常陌生,而且每天要和钱打交道,人际关系也是勾心斗角。当我开始从事这个工作以后,很快就发现了很多财务上的漏洞,比如:菜单可以不输入电脑,多出来的钱就进了个人腰包;科长吃喝不付帐;酒水帐混乱等等。于是我又被其他人看成了眼中钉,自然会受到来自周围环境的打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我唱的最多的一首歌就是《耶和华是我的神》,每次唱歌的时候我内心都有喜乐,但回到现实当中,我还是不理解神为什么要把我放在这样一个环境里,为什么让我如此受伤害。这样的日子过了快一年,他们打压我,我就用自己的方法攻击他们,像个刺猬一样浑身是刺。我会越级向最高的领导告状,结果事情不但没有转机,环境反而更加恶劣。后来,在一次听《灵命日粮》的节目里,我得到了神的启发,开始换位思考:“感激伤害你的人,他磨练你的心志;感激欺骗你的人,他让你增长了智慧;感激遗弃你的人,因为他教导你该独立了;感谢斥责你的人,他提醒你的缺点;感激找麻烦的人,他提醒你的进步”。回想那一段时间所做的,我才发现是自己有问题。我又在一次读经的过程中,得到神的话语,就是停下脚步等候神。那时我意识到,我需要静下心来仰望神。于是,每天不论在家还是上班的路上,我都会反复地唱那首《耶和华你是我的神》,我的心就有喜乐和平安。过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,那位多拿单位钱的同事主动辞工了,领导也不再打压我了。感谢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我认为一切都在慢慢好起来的时候,身体却越来越差了,总是腹痛。去积水潭医院、北大医院、中日友好医院等等很多大医院,都让我住院检查,而每一次住院检查都查不出到底患了什么疾病。我们单位考勤制度很严,而且很多补助、福利都是和考勤连在一起,每一次住院请病假就意味着我要承受经济上的严重损失。就在那一年的七月份,我因高烧不退需要马上住院。当时我既不想住院又怕死,更重要的是,我把神给忘记了。这里我要加一个插曲,1982年我受的洗。1992年以后,我不读经、不祷告、不做礼拜。但是,慈爱的天父没有忘记我。在2000年我妈妈住院时让我认识了一个台湾人,她的家庭是个基督化的家庭。她给了我在属灵方面的一些帮助。当时,我把自己的情况跟她说了以后,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:一个被洪水围困的人在房顶上求神来搭救,一会儿船来了,招呼他上船,他不去,说要等神来救他。他又祷告求神来救他,一会儿直升飞机来了,他说不去,我要等神来救我。没多一会儿洪水再次袭来,他被洪水淹没了。到天堂他就问神:“为什么我这么信靠你,求你来救我,你却不来救我呢?”上帝说:“我救了你两次啊,是你自己拒绝了我的拯救。”她把故事讲完以后,我明白了,我不就是那个非要等神亲自来搭救的人吗?当时,我就跪下来祷告:“天父,你知道我是多么的不想住院,你知道我现在的难处。如果这次住院是出自神的旨意,我愿顺服,而且如果明天有床位,我就知道这是出于你的意思。”感谢主,第二天早上8:30我的手机就响了,是北大医院通知我去住院,说是有空床位了。住进医院听病友议论我才知道,他们都是在急诊室里排了二十多天甚至更长时间才住上院的,而我却是如此顺利。他们非常诧异我住院如此顺利,我告诉他们:“我是基督徒,我祷告上帝。”他们说:“你的神是真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从住院以后我就不再发烧了,而且更奇妙地是,我居然在住院期间还可以去上班,医院规定病人可以外出吃饭,大夫下午2:00开始查房。而我的工作时间正是中午吃饭的这段时间,真是感谢主!一周以后,大夫告诉我,我得的病叫肠结核。这个病就是怕累,不易治愈,腹腔结核虽然不传染,但药物能到达那个位置,并且有深入疗效的很少,正是这个病使我经常肚子疼。以前我抱怨神为什么不听我的祷告,把我从总机班调出来,任凭人的欺负。现在我逐渐明白了什么叫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,什么是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。以前我的工作时间是八小时,换到收银员这个岗位以后,我的工作时间就成了两个小时,我有这个病,神早就知道,而我看到的只是眼前的利益,但神却可以参透万事。现在医院也住了,病也看了,工作也没耽误。神就是爱。而且我相信,神先前用了我未知的方式爱了我,今后也仍然会如此爱我,我的病祂也一定会给治愈,祂会管我到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神给了我这么多的恩典,但我还在经常疑惑。出院以后,我祷告求神继续医治我,神安排了一个老中医为我看病。他是在专家号里挂号费最低的一名大夫,病情有所控制后,家里人提议换到专门看结核病的医院去,找一位最有名的中医看。当时我祷告寻求神,神的启示是不可以。但我还是不听神的话,去309医院和通县结核病医院挂号寻诊,找专家看病的人很多,挂号费也贵,我提前两个月才约到这位专家。但到了看病的时候,专家却说我的病太复杂,他看不了。这时我才猛然觉醒,我又犯了依靠自己的能力而不依靠全能者的错误,神才真是全知全能的,神所预备的才是最好的。我亏欠神的太多太多,求神饶恕我,也求神在这条属灵的道路上不要放弃我们,使我们每一位弟兄姊妹都成为:能认罪,有悔改;愿读经,能遵行;有祷告,有交托;有感动,能顺服;有信心,有行为;有耶稣,有依靠的属神的儿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王秀环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日礼拜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晨更礼拜 07:30-08:3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二堂礼拜 09:00-10:0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三堂礼拜 10:30-11:3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晚堂礼拜 19:00-20:00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他聚会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查经班 每周二 19:00-20:3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祷告会 每周三 08:30-09:3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青年聚会 每周四 19:00-20:3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姊妹聚会 每周五 08:30-09: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