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peoeiy710"><legend id="aauena896"></legend></em><th id="gdolef106"></th><font id="irzkyk771"></font>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iabsbg302"><blockquote id="wdjdyb186"><code id="clbpjc212"></code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"nqshrb127"></span><span id="crzllv887"></span><code id="etojak285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kbd id="vbwmxb079"><ol id="bwzsvg627"></ol><button id="pmrttw608"></button><legend id="wmbmmh569"></legend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sub id="ouuxbo531"><dl id="djkzgf540"><u id="hkgvug023"></u></dl><strong id="wkgree051"></stro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89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见证时间:2013109日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929日,我去燕京神学院过了89岁生日,使我好像回到了昔日学校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年轻时,在教会女子中学读书。高中三年都住校,我们每天早上灵修、读经,每晚有祷告会。我们弹琴、唱诗、作见证。我们心中有主的灵,我们是主羊圈里的小羊,主爱他的小羊,我们在主的恩典、爱护下茁壮成长,满有平安和喜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,在我们缸瓦市教会,也有当年羊圈里一起成长的小羊: 93岁的许文琰姐妹、 92岁的潘承燕姐妹、 82岁的葛德月姐妹。这是天父世界,小鸟长翅飞鸣,我们在主爱里成长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7岁,念高中二年级时受洗归主。以后,经过八年抗日战争,四年解放战争,三十年阶级斗争......我们在苦难、贫穷、冤屈和困感中一步一步走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7年,为要完成5%的右派指标,身为海军军官的丈夫被补划为右派,发配到河南山区改造。我独自一人,在饥饿中养育着两个年幼的孩子。有好心人劝我离婚,这或许能使我和孩子们在生活上、政治上得到解脱,我为之满心矛盾、困惑。他是我大学时的同学,我了解他,他是无罪的,可是在这阴谋的深渊里…….主啊,我又能做什么呢?我不断祈求上帝的旨意。神在我的灵里告诉我:“不能在受伤、屈辱的灵魂上再踩上一脚。”主啊,我的心得到了平静和安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了生活,我典当了一切所有。我把心爱的钢琴卖了,最后把皮鞋也卖了。那时,我从不买一两毛钱的青菜,太贵,每次都买一两分钱一堆的烂菜吃;我儿子肚子疼,哭了一夜,但我没有钱去买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67年,女儿七岁要上小学了,儿子九岁也在上小学,我却不得不离家,去干校改造思想。我们租了四合院后一间矮房,窗上糊了报纸,很黑。院里没有水管,要去胡同里挑水。屋里没有暖气,冬天滴水成冰。没有妈妈的日子,孩子们怎么过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干校,只有日夜祷告,我把两个孩子交给了主,主是我唯一的救主,我的依靠。主说:“你不要害怕,因为我与你同在。你不要惊惶,因为我是你的神。我必坚固你,我必帮助你。我必用公义的手扶持你。”(赛41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干校劳动改造时,每二周可以回家一次。在第一次回家的途中,我心里忐忑不安,似乎那小黑屋子已经倒塌……可是,当我推门进屋,看见我的两个孩子都还活着,我流着泪感谢主,是主给了孩子无限的生命力。是的,耶和华是我的亮光,是我的拯救。我还怕谁呢?!(诗27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干校劳动了两年后,林彪死在温都尔汗,干校忽然不办了,我们可以回家了!可是,孩子们的爸爸却因长期在饥饿中劳改缺乏营养,肝脏成了一块硬石,再也回不来了。然而,感谢主,孩子们还有妈妈!是主带领我一生坚强,从绝望中走向光明。主带领我走出死亡的幽谷,到了青草的溪边,主的恩情说不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服从分配,教了30年的外语。为了脱贫,我干到70岁。70岁时,我买回了心爱的钢琴,开始找回音符,我用激情弹琴,找回了弹赞美诗的感觉。这20多年来,我是主手中的瓦器,我在主的殿中侍奉,弹琴、唱诗、赞美主。我们用心赞美,用灵歌唱,为主做工,心里真快乐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带领我走今天,89岁了,我耳不聋、眼不花、背不驼、腰不弯,我的健康是主爱我的见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主不但给我精力和时间,也给我兴趣和天赋。我从小喜欢画画,在大学时,是徐悲鸿的学生,可是生活没有给我做画的机遇。70岁,我开始画写意水墨, 80岁时,主安排我在基督教“两会”举办了“程方八十寿辰画展”,展出了我140幅水墨。同年,出版了“程方速写集”(193幅画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心信靠主,努力向前跑,感谢主的恩赐和安排,使我在晚霞里也有充实的追求,在夕阳下赐我一个怒放的生命。“我的心哪,你要称颂耶和华,不可忘记他一切的恩惠。”(诗103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程方)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日礼拜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晨更礼拜 07:30-08:3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二堂礼拜 09:00-10:0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三堂礼拜 10:30-11:3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晚堂礼拜 19:00-20:00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他聚会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查经班 每周二 19:00-20:3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祷告会 每周三 08:30-09:3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青年聚会 每周四 19:00-20:30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姊妹聚会 每周五 08:30-09:30